孙元珩

安静吃粮。不会产粮。
坑多,不接受逆和雷。
剑三电八战无不胜,欢迎找我玩。

他始终是来去匆匆的,暗香的手段大多不可见光,他偏要剑走偏锋。却用那把斩下无数人头颅的匕首,挑下了束开得最艳的桃花。师姐曾嘱咐他不可动情,他瞧了瞧树下憩息的那人,将这话抛了个干净。
江南的桃花是最红的,他捻了这花想送去,倦马旧袍,只道归途杳杳。
“花应赠美人。”
他得了个心满意足,弯了眼鼓掌称好,那呆头和尚双手合十,只道了声阿弥陀佛。

结发

短打。我会有军娘的。我会有的。

       “燕娘,燕娘。”

      我时常惦念着她,偶在寻药时走了神也不甚在意。师妹见了总念叨,师兄这样,怕是被那五毒弟子下了那降头术呀。

      甚么五毒,分明是那天策。

      那日她不知从哪寻来一坛酒,招呼我也来喝一壶,话语间带了三分酒气,嘻嘻哈哈与我道那军中趣事。我总是作了那副冷淡样应付她,这时却不好扫她的兴,被她硬灌了一口辛酒,呛了半天,她倒是笑得更欢了,迷迷糊糊搂了我的肩说,放心,这次决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  你醉了。我说。

      ……醉?醉个屁!老娘清醒着呢!她故作那凶狠样瞪我,却是红了眼角。你等着,我曾说过攒了钱来娶你,你…嗝,你可不许喜欢别的人!

      嗯,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  我等你。这句话我未曾说出口,只将她拉进怀里,为她顺了顺那一头因胡闹而和我缠绕在一起的长发,

      我忽的想起一句话。倒是想等她回来再告诉她。

      ……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

大概是纯黑洗完澡后两人互通电话。?
指指点点这个人半夜修仙(。 @尧悦今天也没有一点进步